德国比利时:市民出行受阻!

文章来源:作文网    发布时间: 2019年12月09日 08:13  阅读:6243  【字号:  】

爷爷早年在塔沟武校经营了一家小食堂,手中有点积蓄。染上了打牌的恶习,逢年过节回来时总爱与那些年轻人玩牌,一坐就通宵达旦。奶奶怪罪他时,还把奶奶痛打一顿。别人爷爷重男轻女,我的爷爷重女轻男,小时候爷爷就经常抱我玩耍,我用小手拽他黑痣上的毛,拽疼了,就会轻声笑笑,用手轻轻地拍一下我的屁股。别人的爷爷当与别人发生矛盾时会护短,我的爷爷可不这样,曾记得我与一个孩子打架,错不在我,爷爷还带着我去给他们道歉。

德国比利时

其中我做喜欢的是剥柳条的机器,因为剥柳条的机器非常有意思,一个柳条个进去,就把剥净得柳条从另一边出来了。所以我觉得这个机器很神奇。

这件事虽然过去了很多年,但如今想起来依然历历在目。这次学用筷子,也让我懂得了一个道理:要学会一门本领,必须有不怕失败的精神。否则,就会一事无成。

第二次开始尝试做菜,于是做了一道美味可口的菜,结果半天忘了放盐。于是又重新做了一盘,这次做的比上次好吃多了。




(责任编辑:侨继仁)
字号:        

您访问的链接即将离开“首都之窗”门户网站 是否继续?